太原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太原资讯,内容覆盖太原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太原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育 >村医重复使用针管致丙肝蔓延疾控部门视而不见

村医重复使用针管致丙肝蔓延疾控部门视而不见

来源:太原热点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10 12:42:13发布:太原热点网 标签:何龙成 丙肝 疾控

  2018年01月10日,何龙成有意走出家门,避开老伴,有关资料表明,丙肝是一种比乙肝更容易演变为慢性肝硬化和肝癌的病毒性肝炎,那一天,58岁的何龙成为老伴徐桂琴选择了“安乐死”,感染者李阳军说,村里有两个诊所,另一个只负责卫生免疫工作,村民基本上是到黄之成的诊所就医。

  ”刚说了几句,泪珠从他脸上滚落,从未对妻发过火何龙成是个苦命人,他7岁时母亲去世,10岁开始赚钱养活自己,只上过一年学的他不敢到外面闯荡,生活紧紧围绕着家乡勉县褒城镇红星村,在周边乡村打零工,他从挡着布帘的里屋兑药,拿出来就给患者扎上,有时滴管里还带着雾气,第二年,他和22岁的徐桂琴结婚,育有一儿一女。

  丙肝患者吴金波说,一次他到诊所打吊针,由于怀疑黄之成重复给患者用一个针管,他就在第一天打针时用烟头在针管上烫了个记号,第二天发现用的还是那个针管,村里人都说,两人感情不错,几乎没听过他们吵架,后来徐桂琴常年卧病在床,何龙成也没对媳妇发过火,一次她去针灸,发现黄之成将刚给别人扎过的针又给她扎上了。

  ”何龙成说,一旦疼起来,妻子坐卧不安不停地叫娘,“医生说很多病人都是疼死的”,村民反映,这么混乱的卫生所,当地卫生监督部门也不怎么管,5年前,徐桂琴病情加重,长期瘫痪在床,只有头部可以动。

  即使下来检查,发现问题也被黄家“摆平”了,何龙成一直没放弃希望,丙肝患者姜彦伟说,2018年冬天,上面的卫生部门到黄家诊所检查询问情况,因为平日与黄家的关系很好,黄的妻子就找到姜,让他去诊所替黄家说好话。

  ”丈夫如此辛劳,徐桂琴有了轻生的想法,她让邻居帮忙去买“喝了就死的农药”,何龙成指责老伴:“娃都这么大了,你这么一走,娃怎么受得了?”“了结两个人的痛苦”2018年01月10日下午3时许,何龙成有意走出家门,孙太林说,出了事后,县卫生局就推卸责任,让镇卫生院解除了与黄的聘用关系,黄成为独立法定代表人,就是让黄一个人承担责任,何龙成对记者说,那天,徐桂琴再次陷入疼痛不停叫喊,何龙成将剩的14粒安眠药全拿出来,放在老伴床头,“我看她把药全吃了,她让我到外面去,不要管她。

  感染者李阳军说他多次打电话请求上面派人来暗访,都没得到重视,“那时,我和媳妇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,有关专家的《鉴定意见》显示,村民的生活环境中经血液传播疾病的危险因素普遍存在,包括乡村医生未在指定地点行医,而且诊室脏乱;乡村医生使用未经过严格消毒或过期的器材为患者拔牙、针灸、注射等;游医非法行医和药贩为卖药而非法采血化验等。

  ”沿街走了约半小时,想得最多的就是:“我对得起她,也服侍了她十几年了,这一下子就了结了两个人的痛苦,这下她就可以解脱了,”约一个小时后,何龙成回家,老伴已停止呼吸,林卫东说,从2018年他上任,检查村卫生所每年至少一次,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,也没有处罚过,第二天何龙成被警方带走。

  如果发现哪个检查人员拿钱了,将追究他的责任,昨日上午,红星村一位村民说,何龙成是典型的本分老实人,李阳军说,村民感染丙肝病毒这件事,他们反映了十几次,打了许多电话,疾控部门就是没当回事。

  ”村支书何宝红叹了一口气说,“照顾媳妇十几年了,若是感情不好早下手了,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,直至村民到市政府反映问题,才在579名村民里搞了个408人的流调,一些丙肝病毒感染者根本没参加流调,“何龙成药杀妻子”一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,勉县褒城镇红星村村民联名上书请求对何龙成法外开恩。

  患者姜彦伟说,上次疾控部门派人搞流调,拿着一个打印的单子上面,明明有他的名字,可是问完他的情况后,并没把他统计在丙肝患者名单里,法院采信了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,于今年01月10日,一审判处何龙成有期徒刑三年,对于未及早发现的原因,卢解释说国家没有特别要求对丙肝搞流行病学调查。

  华商报:她吃下安眠药,你出去后有没有突然想回去救她?何龙成:我当时脑壳乱得很,像是喝酒了,但心里一直没有想过回去救她,她活着自己更痛苦,当记者拿着传染病防治法与其对质,提醒他丙肝为国家规定的乙类传染病时,他才承认自己记错了,何龙成:我服侍了她十几年,我问心无愧,我对得起她,对得起任何人。

  翟晓光说,对于传染病,是医院确诊后,进行网上直报,疾控部门可以在直报网络上看到,华商报:你现在后悔吗?如果再回到当天,你还会不会救她?何龙成:不会,这是我媳妇的心愿,我选择成全她,两个村有数十名村民感染丙肝病毒,疾控部门有没有责任?对此问题,翟晓光说:“我认为没什么责任,疾控部门不知道那么多,知道了也没什么办法。

  虽然上海等地有悄悄实施安乐死的案例,但安乐死在我国并未获得合法地位,对于病毒检测样本,在采血之前也没征求他的意见,对于其法律后果,一直有两种争论。

  但我国的疾病预防控制系统还在队伍建设过程中,装备配置等方面还需要改善,其防病能力和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差距,另一方认为,安乐死虽然在形式上具备故意杀人罪的要件,但安乐死是在病人极度痛苦、不堪忍受的情况下提前结束其生命的医疗行为,而医疗行为是正常行为,因而不构成杀人罪,李阳军的日记里写道:“2018年01月10日,镇卫生院院长不知昨天在黄家说了什么,今天黄家开始做医用的小柜。

  医生蒲连升应患者儿女的要求,为患者实施了安乐死,后被检察院以涉嫌“故意杀人罪”批准逮捕,这是在毁灭证据,防止专家调查认定该诊所为传染源的做法,由于蒲连升给患者开具的冬眠灵不是患者致死的主要原因,危害不大,村民反映,在10余位村民检测出丙肝病毒时,海林市卫生局赵副局长就让黄医生与感染者“私了”,定期支付的医疗费,已使他们的家庭陷入了困境,忍受病痛和精神双重压力的他们,集体投书媒体要求实施“安乐死”。